+ - 阅读记录
【app送18元彩金官网 www.】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温竹青道:“还了看头顶的伤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吴远慢慢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哎呦我的儿啊,你可算是好了……”吴远娘一下子就扑了过来,又被吴远爹给挡的推出去。

    吴远爹不耐烦的道:“你闭上嘴别嚎了!倒是听你嚎,还是听人家大姐儿说话?!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吴远娘说的就不敢吭声了,站在炕前面眼泪汪汪的看着吴远。

    温竹青拿了只笔,左右的摇,让吴远眼睛看着笔,然后又询问:“二十五乘以二十五等于多少?”

    吴远头可能还有点晕,用手扶着受伤的地方吸着凉气,过了一会儿道:“六百二十五。”

    这种算式是有一定的规律的,陈仓县里有位专门叫算术的先生,吴远爹把吴远送去,曾经跟着那先生学过三年,温竹青知道他应该算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能算出来,说明记忆力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问题不大。”她道,又去Y箱子翻找了半天,并没有找到什么,空着手过来了:“吴远还是需要吃些Y的,但是我现在没有,有J样也不是说采就能采到。所以我还是开个方子,你们去县城抓Y吧,好吗?”

    吴远爹自然是连连点头:“好!好!”
    温竹青便拿出来笔墨纸砚,写了个方子给吴远爹:“一天两剂,早晚煎F。吴远这J天经常会头晕,就需要小心一点,身边常有人照顾着,避免晕倒了再次撞了头,那就会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老晕?那有没有问题啊?”吴远娘忙问。

    温竹青道:“是正常的,三五天这种症状就会消失的。”一顿又道:“如果没有消失,那赶紧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谁?”就在大家都听着温竹青说话的时候,吴远突然冒了一句出来。

    温竹青还愣了愣,顺着吴远的目光看过去,才发现他问的是院子里的齐瞻,齐瞻还在捣Y,又跟温竹风和温竹雨说说笑笑的。

    屋里人全都好奇的看外面。

    “一个病人,也是昨天受的伤。”温竹青并不想说太多,她下意识的就不希望大家的注意力去集中在齐瞻身上:“吴远,你的伤口不能暴露出来,所以我还是要给你包扎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人昨天受的伤,那他昨晚上住在哪里?”吴远怀疑的回头看温竹青:“他不是我们村的吧?”

    温竹青蹙眉。

    吴远娘疑H的道:“这个人……我好像见过,啥时候来过咱们村似得。”她就是个是非人,特别喜欢打听别人家的各种是非,然后各处去传。

    温竹青不说也不行了,大家好像对齐瞻真的挺感兴趣的,连原本嚎个不停的吴远娘都追问起来,她要是不回答,反倒显得心虚似得。

    “齐五爷是咸Y城的人,上一次就是他和他二哥进山打猎,他二哥被压了腿,然后我给看了看,就这样认识了,昨天是正好碰见了咱们村的人和付家村的人打架,被殃及了,受了伤。腿受了伤当时不能走,便在厢房凑合了一晚上。”

   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app送18元彩金官网

www.